凤凰科技沙龙“严管下的互联网盒子向何处去”全文实录

  • 时间:
  • 浏览:71

  凤凰科技讯 2014年7月21日下午消息,凤凰科技推出线下沙龙活动,由融合网主编吴纯勇担任嘉宾主持,邀请新疆广电网络战略规划经理熊飞、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互动媒体产业联盟副秘书长杨崑、湖北省网整合部部长王兴鹤、电信专家陈志刚作为现场嘉宾,共同探讨在广电的监管之下,互联网盒子该向何处去。

  互联网电视盒子经历了诸多监管:6月24日广电总局要求关闭互联网电视第三方视频内容渠道;7月14日,广电总局要求所有互联网电视盒子必须停止提供电视节目时移和回看功能;7月15日则下达了一项“盒子最严整改令”:不仅要求境外引进影视剧、微电影必须在一周内下线,更表示未经批准的终端产品不允许推向市场。多重禁令严管之下,盒子们究竟会不会彻底消失,它们最终将走向何处?

  以下为以下为节目文字实录全文:

  吴纯勇: 各位凤凰网的网友们大家好,这里是由凤凰网科技频道跟融合网联合主办的一个关于严管下互联网电视机顶向何去的访谈。我是融合网的总编辑吴纯勇也是本次特约主持人。今天的访谈主题是国家广电总局对于OTT盒子严管。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了来自不同领域行业嘉宾。

  熊飞:各位凤凰网的网友大家好我是来自新疆广电网络的熊飞。

  王兴鹤: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省网络公司的王兴鹤。

  杨崑:大家好,凤凰网友好我是互动媒体产业联盟的杨崑。

  陈志刚:凤凰网友大家好。我是陈志刚。

  第一部分:政策解读

  吴纯勇:大家对于这一轮的OTT盒子监管有没有一些自己的解读?

  熊飞:互联网电视盒子大家用的词汇比较严肃,比如说严打、严肃整顿的词。其实背后主要谈三个原因。 第一个是信息安全和文化安全方面的一些因素。目前的音视频基本上是跟国外直接对接,根本没有经过之前我国有一套严格的音视频的流程。但是电视一个公共属性比较强的屏幕,存在文化安全的隐患。所以说我觉得目前的这个整顿跟整个大的环境是有关系的。

  第二点,来谈一下整个政策方向的一些原因。因为181号文件白纸黑字着很清楚。总局严管互联网盒子不仅仅这一次,其实看到2011、2012年、2013年基本上每年都有一次严打,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实际行动,大家慢慢心态放松了。这次总局动真格,影响的环境比较大。

  第三点,跟整个行业的这种市场因素有关系。从之前的谈话可以看到,总局对牌照商和运营商的计费,以及回看管得比较严格。透露什么信息?就是说OTT就干OTT的事,OTT不能成为另外一个TV。这里面可能也有一些保护。我觉得更多的是说,因为整个互联网电视新的形态对整个市场的一些利益的分配格局会有影响,大家不知道这下面发生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先把这个东西收回来一点,别让这个产业这么混乱。

  王兴鹤:我的主要经历是在基层广电做工作,当过原来是洪湖市广电局的局长,现在在省网络公司工作。这几天国家新广总巨严管互联网盒子作业界引起很大的反响。

  第一个感受我的感受莫名其妙,大家觉得我有点羡慕嫉妒恨,为什么这样?这次严管互联网盒子最大冲击就是乐视,小米对他们冲击很大。想一想我们被冲击的时候,中国电信搞MTV的时候,国家广电总局的中心9号上天之后,山寨的机顶盒到处泛滥的时候,我们那个苦,简直无法说起,我们职工天天跟电信打架,有线执法天天收缴卫星费。我们受冲击的时候,没有领导关注,也没有新闻媒体深重地报道。为什么我们面临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候大家都不关注,不关心,所以对这个问题我说有点羡慕嫉妒恨。

  第二个,国家这个新广总局对互联网盒子进行严管,不是管早的而是管迟了,不是管严的而是管松了。我们知道三年前、四年前就出台了181号文,但是我觉得我们广电总局在行政执法这个方面在管的时候总是好像一管换一换没有怎么认真,这一次挺认真。不管怎么说我们有线互联网它的发展应该是有序、健康可持续,现在在无序的状态下我们表面上看起来很红火,但是无序的红火会产生什么后果,对产业的发展影响究竟是正面还是积极的呢?所以广电总局管这一个互联网盒子我认为正确的,严格来说对181号文的一个具体的落实。这是一个。

  第三个感受就是我有一个严重地担忧,如果互联网盒子这么管下来本身是好,但是我们还担忧。可能把一些有牌照正规厂家管住,还有一些山寨的互联网盒子不一定管得住,山寨的盒子照样可以遍布。在三网融合的大背景下在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下,我们三网融合对电信是步步为营,一步一步落实,但是对有线行业一件事也没有落实。我记得我们三年过渡期可能完成几件大事,第一个完成什么这个全省一网,最后是全国一网,这个是现在我觉得不知道究竟进展什么进度,但是我了解的信息是很多省没有实现全省一往。